原标题:在最好的年华遇到你

7月是北京的雨季,暴雨来得快去的也快,路上行人的心情似乎都不是很好。

刘玉(化名)站在北京某医院病房的床边茫然的看着。她此时的心情,如同被暴雨不断捶打的树叶,淅淅沥沥被淋的稀碎。

10公里外的另一家医院,助童新生项目的护理阿姨们也在陪伴着3个正在熟睡的重症孤儿,突然想起几年前某个重症孩子没能从手术室顺利出来的那个暴雨天。

等待报到的研究生

北京某医院血液病病区,子豪(化名)的母亲刘玉站在14楼的窗台前,看着这场暴雨。这是她来北京后的第一场暴雨。

窗外的繁华喧嚣、车水马龙都与她无关。这场雨,让她想起了远在几百公里外的家。她的视线逐渐模糊,思绪回溯到2019年4月。

微信截图_20190718200619

病房里的刘玉和儿子子豪

“妈,我被内蒙古师范大学研究生录取了,北京韩国,过几天去体检”。这是刘玉最高兴的一天。在内蒙,刘玉家以务农为生,丈夫多年前就因为中风丧失了劳动能力。她觉得自己20多年终于熬出了头。

子豪作为家中唯一的孩子,励志要让父母过上好日子。

从小到大,子豪成绩一直拔尖,三好学生等各种奖项不知拿过多少。大学期间孩子自己勤工俭学,没给家里添加负担。

微信截图_20190718200643

生病前的子豪

那天,孩子笑得很开心……

护士推门而入的声音打破了刘玉的思绪,她知道换药的时间到了。看着涌进孩子身体内的几根狰狞的输药管,她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。

子豪可能感受到母亲的心情,强忍着痛苦,没有吭声。

一天前,子豪化疗后感染。高烧39度多,疼得不能说话,昏睡的一天。刘玉在惶恐中度过了一天,她盯着监视器上的三条不断跳动的波纹,北京房山,每次起伏她的心都会颤抖一下。这天,她花了一万多元。平日里,北京十一中学,在医院的治疗费也需要2000多元。

来北京60多天,她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医院的缴费处。这些天,她没踏出过医院大门。她已经习惯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,晚上也睡在儿子脚边的临时床上。

今年60多岁的刘玉,体重不足百斤。来北京后,每天伺候着儿子让她又瘦了很多。看着1米8出头的儿子,在最耀眼的年华倒在病床上,她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俩人的三餐都在医院解决,一天需要80元左右,她常常感慨,北京的物价太高。

微信截图_20190718200703

病房里的子豪

换好药后,儿子睡着了,刘玉等待着中午去食堂打饭。这个间隙,她只能靠手机打发时间。她盯着手机屏,心中计算着这段时间的花费。

子豪被诊断出“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”后,她带着儿子四处求医,把半身不遂的丈夫留在了家里,夫妻俩只能每天通过手机视频互相抱平安。

如今,家中债台高筑,已经欠下几十万的外债。她被困在了这里,如何筹集孩子今后的医疗费,成了她目前最大的心病。

重症孤儿的“妈妈”

距离刘玉15公里外的另一家医院。在儿科病房有2名重症孤儿,这是助童新生项目今年救助的第108、109个孩子。

1岁半的小世来自山西,因患复杂食道闭锁等多种疾病,被父母遗弃。第一次见到小世时,孩子就像一只小猫。患这种病的孩子,术前不能吃任何东西,只有手术后才能慢慢用嘴进食。

微信截图_20190718200719

开世和他的新“妈妈”

虽然缺少了父母的陪伴,但是也有无微不至的阿姨陪伴爱护他。

经过几个月的照顾,小世已经可以部分自主进食,体重也达到了10斤。

看着这个1岁半的孩子,体重才10斤,刘阿姨心里不是滋味。同龄的孩子基本可以直立行走,也开始了牙牙学语。可是小世连基本的翻身都有些困难,只能通过哭和笑表达自己的情绪。

微信截图_20190718200734

因为进食困难引发的营养不良,也影响这个孩子目前发育迟缓,只能靠护理阿姨们的细心护理慢慢来了。

探望过了小世,赶到另一个的病房,看到了刚刚做完肛门闭锁手术的小慈。

去年6月出生的小慈看起来长得白白胖胖,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。但天生患有肛门闭锁、一穴肛的她,出生第三天被家人遗弃。2019年4月11日,小慈被接到了北京。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北京新闻网系信息发布平台,北京新闻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推荐阅读

  1. 北京市发布"我家街华为
  2. 北京三甲医院名单活动现